qq分分彩是不是正规|qq分分彩全天一期计划
月滿時,人牽掛
02b7f397ed9da4fbb90f6dc9b0d4d8fb
月滿時 人牽掛


莫辜負你愛的和愛你的人。

//////////

他自小并不是讓父母省心的孩子。

年少時的他就結交了不少社會上的青年,屢屢犯錯。


母親老來得子,自從生下他就落下了一身的病,對他的管教也只能停留在言說的層面,有心無力,而他望向別處,心不在焉。

父親向來不愿多說話,面對頑劣的他,只能在深夜漆黑的包圍里,坐在院子的墻角,一個人對著月亮抽著旱煙到天亮。


mmexport1543992143038.jpg


直到他18歲那年的初秋,他帶人聚眾鬧事。

他正要準備抄起地上的磚石砸向另一個人的腦袋時,母親沖進了人群,跪下了虛弱的身軀,抱緊了他的雙腿并抬起面龐,大喊道:“不要啊,兒子,母親求你了,回家吧……”

他望著母親朦朧的淚眼,手中抓磚石的力氣、眼里燃起的殷紅,心中難抑的怒火都在剎那間,褪去了……


他已經記不清上一次和母親對視相望是什么時候了,可能是在牙牙學語或剛學走路時,又有可能是在上課前,為他戴好紅領巾,告訴他認真聽老師講課……


他定神望向母親,母親眼中的淚水已經沿著如同土地干裂的皺紋中流在了他的褲子上,一滴,兩滴,轉瞬不見,只感覺腿黏黏的,不舒服,像他此刻的心一樣。

他偷偷擦了眼角淚水,輕輕地抱起母親,攙著母親一步一步走回了家中。


mmexport1541648147867.jpg


母親身體已經虛弱不堪,走幾步路就會氣喘吁吁,當他準備抱起母親時,他驚訝于母親的體重。

記憶中的母親總是會在他幼時做噩夢的時候,給他最溫暖的懷抱;或者在悶熱異常的夏夜里,輕柔地扇來最清涼的風;又或者在走路走累的時候,偷偷地睡在母親的背上,流下口水母親也不會責備……母親一直是他幼時身邊的支撐。

但是此時的母親,已經瘦骨如柴,腰肢不盈一握。


回到家中,母親連說話的力氣也沒有了,倚著床背氣喘吁吁,眼淚直掉。

父親仍然像沒事人一樣,依舊坐在院子的角落里,一個人抽著悶煙。

他跪在地上,不停地拿著指腹抹掉眼淚。


mmexport1541648275967.jpg


良久,月亮出來了,月光冷冷的,他不禁打了個寒顫。

他抬頭望向母親,月光透過窗欞,映在了母親的臉上,不知是否出現了幻覺,母親的鬢角似乎被染上了月光的白,多了幾縷白發。

終于母親氣急敗壞地喊了一聲:“孩他爹,你到底說句話啊!?”

父親怒斥道:“他既然這么有本事,那就讓他去成就他的一番天地吧,扎筏子做什么!”

聽到這句話的他,打了個激靈。他印象中的父親總是庸庸諾諾、對于他的一切總是表現為漠不關心的毫無存在感的形象,出奇得令他感到語出驚人,在黑暗中狠狠地握緊了拳頭。


他已經料到,再次看到月亮是在開往南方濕熱的城的火車里。

他已經記不清昨晚的他跪了多長時間,母親流下了多少滴眼淚,父親吐出了多少煙圈。他能記得的是那一晚有多漫長,收拾了簡單的行李,留下了一張“成功未就,絕不返家”的紙條,買了去往他鄉最便宜的火車票。


mmexport1543992215301.jpg


他望著車窗外的圓月,欲想卻記不起今天是什么日子。

“親愛的乘客您好,歡迎乘坐此次列車,今日正值中秋佳節,列車全體員工向您表達真摯的祝福……”

車廂隨之響起的是王菲的《水調歌頭》。

他才慢慢想起今天是中秋節,對著車窗外的明月,想著母親小時候常做的桂花飲,暗暗吟道:“但愿人長久,千里共嬋娟。”

又轉頭一想,或許父母也在院子里對著圓月吧。


城市的鋼筋水泥森林的確吸引著許多像他這樣的年輕人,但卻也是最冷酷無情的。

幾年的摸爬滾打,受盡了白眼嘲諷,習慣了人性的涼薄,嘗盡了失敗的心酸。但每當月圓時,他總會抬起頭,買幾瓶啤酒,將心中的愁滋味訴說給它聽。


十年的漂若浮萍,終于在貧瘠的鋼筋水泥地里扎下了根——一家屬于他的小型裝修公司。

他開始向家里打錢,通信也頻繁了起來,但往往是報喜不報憂,有什么愁苦還是獨自說給明月聽。


mmexport1541648244053.jpg


好景不長,緊接著公司出現了資金周轉不開的問題。

他跑了數家銀行,都以他的企業剛剛運營為由,拒絕向他提供貸款。

尋求幫助無果后,他絕望地正式宣布公司正式破產,而且欠了一屁股債。


最后,他在現實的擊垮下,意志消沉,甘愿頹廢。


父母再次見到他,是在一間霉濕的出租屋里。

母親推開門的瞬間,濃濃的霉味夾雜著酒味撲面而來,盡是頹唐腐壞的氣息。屋里沒開燈,母親和父親每走一步,地上就會有東西相撞,發出嘩嘩的聲音。


落敗之后,他蜷居在這間屋子里,終日酗酒為命,靠酒精來麻醉自己,獲得片刻的解脫。


當他看到父母那一刻,嘩地站了起來,手中的酒瓶咕嚕嚕地不知跑到哪去了,猛然抱住母親,嚎啕大哭卻不知該說些什么。

在淚光里,他看到了門外的月光,突然想到十年前18歲那一天,也是這樣明亮的月光,也有不斷的淚水,卻一點也無那時的決心。

他含糊不清地問道:“母……母親,明天是……是不是中秋節啊?”

母親溫柔地拍著他堅實的脊背說:“明天是中秋節,回家吧。”

他細細的聽著,一直嗚嗚咽咽地哭著。

父親凝噎地說:“回家吧,孩子,你娘已經在家里做好了桂花飲。”

他輕輕地點了點頭。


mmexport1543992105596.jpg


今后的山長水闊,有牽掛后,大抵會不見吧。

他在心里這樣默默想著。



莆田學院 管理學院

編輯/撰稿:王瑞

圖片來自網絡


(2019-03-27 16:31:31

qq分分彩是不是正规 足球即时比 二八杠抓牌顺口溜 捕鱼大师官网客服电话 pk10赛车计划手机版 真人欢乐捕鱼游戏 在家除了做微商还可以做什么赚钱 2016年3d走势图带连线 贵州快三走势图遗漏数据 北单比分 高三毕业当兵赚钱吗 全年无错30码王中王精选 陕西快乐10分最常出现 七星彩近30期 剑灵工作室刷金怎么赚钱吗 麻将游戏下载单机版 七星彩实战技巧